行星花園,培養共存
——歐洲聲言展在巴勒摩

Roberto Collovà_ Giardino di giardino. Azioni sulla Costa Sud_ 2018

本文刊載於《藝術收藏+設計》132期09月號

第十二屆的歐洲雙年展Manifesta,向來以游移於歐洲各城市為其特色,今年來到的是義大利西西里北邊最大的城市——巴勒摩(Palermo)。依傍著地中海的艷陽與微風,這座島嶼型的城市本身就已經迷人的過分。加上地利位置處於歐亞非三路的交接之處,自古希臘羅馬時期以來戰爭便紛擾不休,融合了腓尼基,阿拉伯,希臘和諾曼的歷史與文化,使這座島嶼顯更得複雜秘。「在巴勒摩沒有移民,每個選擇這座城市定居的人都是巴勒摩的子民。」策展理念中的一段話寫道。作為多元文化的交匯,一座人來人往的城市,恰恰適於雙年展標語「行星花園,培養共存」所提出的共融與接納軸心。

策展團隊來自的領域也各不相同,建築、媒體與藝術,他們甚至拒絕用「策展人」的稱號稱之,反而偏好以「協調人」來作為組織稱呼。打破名稱上所展現的高姿態,而以平等的方式與藝術家們合作。為期三個月的展覽,共彙集了四十多位藝術家作品,主題流動的花園(Garden of Flows)、失控的房間(Out of Control Room)以及在舞台上的城市(City on Stage)分別散佈於十六個之多的展覽地點。展點以加里波第劇院(Teatro Garibaldi)為中心擴散致城市邊緣,場地的性質十分多元且富麗堂皇,諸如教堂、植物園、廢墟宮殿、甚至私人住宅等,走進一些在在平常時日根本不會注意到的地方,光是展場建築本身就使人值以駐足。

在這個不斷創下史上新高溫的炎熱的夏天,讓人不禁想問著地球究竟怎麼了?以當代藝術掀起對環境議題的重視,被視為雙年展的目的之一。主題「花園」作為一個自然與文化概念的融合,代表的是人類圈豢、佔有著自然土地。呈現人類與環境之拉鋸之外,擴大來看,這也能被視作為一種殖民者的政治手段。例如以科學、教育之名納入了各國奇珍,展示帝國的權威性。流動的花園
(Garden of Flows)含納了生態議題的作品,更以流動之名,著重於生態於全球移動性下的影響。主要展區Orto Botanico建造於十八世紀,本身就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植物園。觀眾得圖索驥在園中尋找作品。例如,哥倫比亞藝術家阿爾貝托·巴拉亞(Alberto Baraya)收集了巴勒摩當地的裝飾性人造植物,並將其分類安排在花園溫室中的真實植物中。他結合了科學與教育,種植了充滿異國情調的植物,正是反映了培養共存的策展主題。

另一方面,失控的房間(Out of Control Room)環節企圖引出國際間的政治動盪。原為私人建築的Palazzo Ajutamicrist 裡,展出聲音裝置作品The Third Choir。出自年輕藝術家Lydia Ourahmane之手,她搜集了2014年從阿爾及利亞境內出口的石油桶。桶子裡的電話發聲裝置播送著電台的訊號聲響,迴盪於整個展場。展區的另外一頭,戶外的庭院裡站立著一座電話亭為作品Call-a-Spy。在層層的指示下,觀眾得以撥打電話給在FBI 或CIA等,特工情報單位進行密談。(得有禮貌,不問私人問題,並不要洩露自己是雙年展的觀眾)。以這個作品為例,展現出這屆歐洲雙年展野心勃勃地不僅要作品發聲,更要當地的觀眾、外來的遊客一同參與的企圖。

難民議題被裝置作品鹽的靈魂(The Soul of Salt)詮釋而出。創作者Patricia Kaersenhout運用加勒比文化中象徵著自由的「鹽」,揭露黑人被奴役的黑暗歷史,進而延伸之當今社會仍持續面臨著的人口流動問題。無止境的光亮(Unending Lighting)作品並不如名稱一般正向。它探討的是1903年,人類飛翔於天空的夢想被實踐以來,這項成就被大量運用在展場之中。西班牙藝術家克里斯蒂娜・盧卡斯(Cristina Lucas)用三聯屏錄像具體化了近五年炸彈空襲的數居資料,長達六個小時的影像沈重宛如當代藝術中的格爾尼卡。石油資源、難民議題與連綿不斷的戰爭⋯⋯。失控的房間的系列選件,揭露著隱匿著的社會現象,在波光粼粼的海邊,探討著當今社會所面臨的嚴肅議題。

有別與許多國際雙年展試圖囊括各國籍藝術家的作品,Manifesta 12似乎更著重在與當地藝術家網絡的合作。例如:義大利藝術家馬里內拉・塞納托雷(Marinella Senatore)以當地舞蹈遊行文化為基底出發點,群聚民眾進行的表演,最後再以影像紀錄呈現於展覽中。當地藝術家羅伯托・科爾洛瓦(Roberto Collovà)的計畫探討1950年至1980年西西里海岸的變化。包含了沿海岸因為海洋工程引發的水污染問題、以及進而導致的人們生活習慣改變等。第三主題
,舞台上的城市(City on Stage),便多數為此委託藝術家創作的長期計畫。

這一屆展覽過後對當地的改變,根據當地藝術家的說法,已然在悄悄進行。在這座自由與兼容並蓄的濱海城市,已經有更多的小型畫廊開幕,定居在此的藝術家工作室聚落間,連結也越加緊密(在某些巷弄的開放型工作室裡,甚至能夠拿到聚落的地圖)。城市是舞台、自然生態是一個議題的面相,而當人類與自然關係成為一種政治,國際情勢才實則為問題的本質。巴勒摩本身的城市條件成了這個策展理想—行星花園,培養共存—的代表,甚至擴大來說,這個以整個歐洲為主題的雙年展策劃本身,所實踐的,或許也是一種共同體的理想也說不定。